花心。

Part.1

2006/04/09 21:23


「花心」。


這回竟然用了這個標題,

各位認為我究竟是在什麼地方花心了呢?


參加聯誼。

由別的女生兩個人出去玩。

跟別的女生接吻。


我覺得應該會有很多很多種說法吧。


……不,其實沒有喔?

我既沒有花心,也沒有準備要花心喔?


可是啊。

請大家聽聽吧。

前幾天發生了這種事。


今年春天,我就是大學四年級學生了。

升了年級,表示我必須要安排新的修習課程。

另外,春假當中還有課堂上的作業,所以,我最近住在跟我修同一堂課的同學家裡的次數變多了。

這個朋友是跟我同班的浩二(假名)。

我們從大一的時侯就認識了,我跟這個男人會互相罩對方,彼此之間有互助合作的關係。


某一天。


 我:「我今天住在浩二那裡,我要跟他討論課業的事。」

丫子:「嗯,OK—」


又是某一天。


 我:「我到浩二家裡去做課堂作業。」

丫子:「好—好。」


這是另外一天。


丫子:「喂,你明天要做什麼?」

 我:「明天嗎?我準備到浩二家裡去吃火鍋。」

丫子:「…嗯…你最近好像一直泡在浩二家裡呢……」

 我:「咦?是這樣嗎?」

丫子:「嗯…啊!?難、難道你厭倦我了!?」

 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

丫子:「可是…可是…」


…「可是」是什麼意思啊?

丫子的表情看起來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


丫子:「每天…每天每天都是浩二浩二…」

 我:「不,也沒有每天吧…」

丫子:「你就那麼喜歡浩二嗎!你這個『花心大蘿蔔』!!」


 我:「什、什麼花心啊!?」

丫子:「啰嗦啦,你這個花心的人!!」

 我:「你在說什麼啊…再怎麼說,浩二也是個男人不是嗎……」

丫子:「因為是男人,所以我才擔心啊!」

 我:「該說是你看起來完全沒有擔心的樣子,還是說你看起來很高興啊!」

丫子:「就是啊…我一想像你跟浩二在床上纏綿悱惻的樣子,就——」

 我:「不要想像!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啊!?」

丫子:「我光是想像就…啊啊,不好意思,我快要流鼻血了!!」


 我:「請你冷靜一點。不,還是閉嘴吧!」


丫子:「只有一點點!只有一點點啦!!」

 我:「只有一點點是指什麼啊!」

丫子:「什麼喔……啊!對不起,我不能說!!」

 我:「…是嗎?」

丫子:「因為你跟浩二上半身是裸…」

 我:「你可以不用說下去了。」


→浩二(假名)對不起啊。



【手機版頁面由於相容性問題暫不支持電腦端閱讀,請使用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