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舊校舍怪談

1


隔天也是晴朗到出奇的好天氣,如果是平時,我一定會心花怒放,如今卻覺得心情異常沉重。都是那傢伙害的,那個自戀狂。為什麼我得幫他驅鬼呢?

我滿心都是逃避的念頭,可是如果逃跑,說不定他真的會叫我賠償攝影機的損失……不對,照那傢伙的個性來看,恐怕還要再加上助手的醫藥費和慰問金。要是我背上這樣一大筆債款,鐵定是前途無亮。

唉……

我嘆著氣走進校舍,有個人朝我的背後用力撲來。

「麻衣!」

我回頭一看,是惠子。

「幹麼?一大早就要找我麻煩嗎?」

「只是稍微來個親密的身體接觸嘛。對了,你和澀谷學長怎樣啦?」

「啊?你是為了問這個而等我的?」

「正確答案。快說嘛,到底是怎樣?」

嘿嘿嘿,該怎麼辦呢?要不要說呢?算了,講出來就太可惜了。

我露出一個別有含意的笑容,令惠子大驚失色。

「難……難道……」

「這是秘~密~」

才怪。

我只是想吊吊她的胃口,可惜我的壞主意撐不了多久。走進班會開始之前的吵鬧教室之後,我發現美智留和佑梨同樣在等我,然後三人聯手朝我進攻。在惠子的懷恨語氣、美智留的兇惡表情、佑梨的沉默施壓之下,我不敢不說出真相。

「……什麼嘛。原來啊,果然如此。」

惠子的表情像是鬆了一口氣,我該不該問她「果然」是什麼意思?美智留推開惠子,朝我逼近。

「所以他不是轉學生羅?」

「對啊,都是騙人的。」

「這樣啊……」

佑梨的語氣很消沉,美智留拍拍她的肩膀說:

「現在失望還太早,他不是這學校的學生,也就是說!」

惠子接著說:

「沒有情敵了!」

「對!」

看她們興奮地高喊萬歲,真是太天真了。就算這間學校沒有情敵,其他地方也可能會有吧?如果在同一間學校,還可以互相監視,或是找機會扯對方後腿、落井下石,連看都沒看過的人要怎麼競爭啊?

「喂,谷山同學。」

突然出聲叫我的人和昨天一樣,是黑田班長。

「早安。有什麼事嗎?」

「昨天那個人是靈能者嗎?」

「好像不是。」

「可是他不是說要調查舊校舍嗎?」

……嗯?她這樣應該算是偷聽吧?

「他不是靈能者,要叫Ghost Hunter。」

黑田班長皺起眉頭,這時惠子用力扯著我的制服。

「那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指專門驅鬼的人。」

「這和靈能者哪裡不一樣了?」

「我已經說了不知道嘛。不過他有堆積如山的昂貴攝影機和器材,感覺真的不太像靈能者。」

「哇……」

惠子不知是感嘆還是怎樣,黑田班長不理她的反應,想了一下才說:

「谷山同學,你可以把我介紹給那個人嗎?」

「啊?」

……(内容加载失败!)

【手機版頁面由於相容性問題暫不支持電腦端閱讀,請使用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