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人偶的牢籠

1


快要天亮時,典子小姐回來了。她的右腳踝確實脫臼,因為韌帶受傷,必須用繃帶固定一陣子。醫生問起受傷的理由時,綾子只能胡扯說搬傢具時壓到腳,不說謊也不成,直一是難為她了。

這次眾人把我那間客房加上雙重封印,又叫綾子徹夜陪在她們身邊。雖然綾子不太可靠,但也不能派約翰或和尚去盯著典子小姐和禮美睡覺。此外,我們這次使用夜視攝影機拍攝,在基地里嚴密監控。

到早上,典子小姐她們起床後,綾子才下樓,接著由小睡過片刻的約翰繼續護衛。綾子正想去睡,但她拖著腳步走出基地時,突然在門邊停下腳步。

「……喂,那是什麼玩意兒?」

……啊?

「我說那個啦。什麼時候出現的?」

綾子指著玄關大廳。我先瞄一眼大廳的畫面,看不出有什麼異狀,走到綾子身後一看卻當場呆住。

那是攝影機的死角,挑高大廳的牆壁上方寫滿文字。

『壞孩子要受到處罰。』

那是小孩的字,但絕不可能是小孩寫的,因為高度離地將近三公尺。

「壞孩子……是指禮美?」

我喃喃說道,諾爾點頭回答:

「應該吧。因為禮美不聽命令,說出米妮命令她不準說的話。麻衣,絕對不要離開禮美的身邊。」


午前,我陪著典子小姐及禮美在屋外平台上玩扮家家酒,諾爾他們趁機擦掉大廳牆上的字,免得被禮美看見。

「麻衣,請喝茶。」

禮美端一個杯子給我。

「謝謝你。」

我笑著向禮美道謝。她無憂無慮地笑著,大概是吐露心事之後心情比較輕鬆。

「姊姊也請喝茶。」

典子小姐微笑著說謝謝,接過杯子。禮美盯著她說:

「姊姊,還會痛嗎?」

「已經不要緊了。」

典子小姐讓禮美看看包著繃帶的腳。我想一定還是很痛吧,她這陣子走路都得撐著拐杖才行。

禮美嚴肅地點頭,然後轉頭看我。

「麻衣,要一起摘花嗎?」

「OK~」

「禮美,姊姊也……」

典子小姐還沒說完就被禮美打斷。

「不行啦,姊姊還沒復原。這是探望用的花。」

「姊姊只是受一點小傷……」

「不用啦。麻衣,我們走吧。」

「好~」

我牽著禮美的手走向花圃。雖然暑氣正盛,花圃中仍生機盎然地開滿花朵。

「要摘什麼花呢?太多種了,我不知道要怎麼選。」

「唔……那就薰衣草吧,味道很香。」禮美摘下兩朵紫花。「還要鼠尾草,白色的那個。」

「這個嗎?」

我指著一叢白花問道。

「那是海石竹。那就摘海石竹和華東山柳吧。」

我摘下一枝海石竹,禮美也向掛著白色花穗的樹叢伸出手。

「禮美,摘一點點就好唷。」

典子小姐喊道。禮美點點頭,伸手去摘花穗較多的樹枝,隨即發出尖叫。

「禮美?」……(内容加载失败!)

【手機版頁面由於相容性問題暫不支持電腦端閱讀,請使用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