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少女的祈禱

1


隔天上午,靈能者在基地集合。

通知我們的是吉野老師,聽說昨天又有一位老師開車發生事故,還有一位聲稱腳被抓住的籃球隊學生因為膝蓋韌帶斷裂而進醫院。

諾爾皺起眉頭。

發生事故的老師,就是說在後照鏡看到鬼的那位老師,他本人和他的車子,以及籃球隊的學生,都已經讓約翰與和尚驅過靈。

……也就是說,靈沒有被驅走。

除此之外,吉野老師變得相當憔悴,他說還是聽得到敲打聲,雖然依照諾爾的指示用耳機聽音樂,仍然能清楚聽到怪聲。那聲音是如此清晰,他還向旁人確認「是不是有個很吵的聲音」,可是吉野老師以外的人只覺得「這麼一說似乎真的有」。為了遮蓋敲打的聲音,他把音量調大,卻沒有幫助,無論音樂調得多大聲,敲打的聲音還是清楚得無法漠視,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沒有效果嗎……」諾爾冷靜地說。

靈能者們陷入沉默。和尚愁眉苦臉地說:

「即使如此,你還是堅持沒有靈嗎?」

真砂子點頭說:

「沒有,吉野老師沒有被什麼東西附身的跡象。以我的經驗來看,敲打聲只是他想太多。」

雖然她說得斬釘截鐵,眼神卻有些不安。

諾爾輕輕嘆氣。

「總之能做的事都做做看吧,和尚和約翰去原小姐昨天確認過的地點驅靈,松崎小姐和原小姐請去發生意外的老師和住院的學生那裡問清楚事情經過。」

靈能者一行人依言分頭行動。諾爾和林也走了,我今天又是一個人留守。

午休時間結束,鐘聲響起,校內的喧嘩聲漸漸平息下來,附近一帶如屏息噤聲般安靜,體育館或武道場遠遠地傳來吆喝聲,卻更讓人感到寂寞。

如果不是去上課,學校真是個漠然的地方,讓人覺得無所適從、無依無靠,不知怎的很難靜下心,也很寂寞;如果是獨自一人,就更不知所措。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外面傳來啪睫啪嚏的腳步聲,來者沒敲門就直接開門。出現在門後的是小高,她身後還跟著笠井。

喔,來得真巧。

「嗨~你還是一個人啊?」

「是啊。現在不是正在上課嗎?」

「這節是自習課。我一走出教室就看到笠井學姐,所以順便把她拉過來。」

小高笑著說。

「真開心,我一個人待在這裡正覺得鬱悶呢。」

「我想也是,所以才過來看看。你得感謝我喔。」

「當然、當然,讓我懷著感恩之心去泡茶吧。」

「太好了~」

小高笑著回頭,對笠井說「你看吧」。

……唔?難道小高把會議室當成咖啡廳嗎?

我這麼一問,小高就說:「哎呀,被發現了嗎?」

「這裡可不是咖啡廳喔,別懷著那種心思跑來這裡。」

「可是老闆娘人很好,待在這裡很舒服嘛。」

……喔?

「那個人……(内容加载失败!)

【手機版頁面由於相容性問題暫不支持電腦端閱讀,請使用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