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序章

第四卷 死靈遊戲

「……嗯。」

我一面喃喃自語,一面在桌上重新攤開看到一半的報紙,並在鉛字上拄著臉頰。

報紙的社會版上排列著大大的鉛字。

——三十五名學生 集體歇斯底里?

這是昨天在千葉縣某所公立高中發生的事件。上課時,某班的學生突然反映他們被黑狗咬到手腳,引起了一陣大騷動;但是老師並未看到那隻狗的身影。換句話說,學生接連反映自己被根本不存在的黑狗襲擊,整個教室陷入了恐慌狀態。

「……原來如此。」

我——谷山麻衣是十六歲的高中生。唉,不是我自賣自誇,我是個極為普通的乖學生(真的啦!),外貌是平均值,腦袋瓜子也是平均值,性格平庸,無可無不可,無賞無罰。不過,我在打一份有點怪異的工,而打工地點就是現在我看報紙的這個地方——「Shibuya Psychic Research」。

我們這間坐落於東京澀谷一角的「Shibuya Psychic Research」是專門調查靈異現象的事務所;換句話說,舉凡幽靈、超能力等等,只要是與靈異現象有關的不可思議事件,都是我們調查的對象。

唉,打這種工,難免得出入鬼屋,自然也會體驗到一些奇特的經驗,比如與幽靈面對面,以及和超能力少女結為朋友之類的。

這樣的我看了這篇報導,莫名地感動起來。

就在我反覆閱讀報導之際,千秋學姐出聲呼喚我。

「怎麼了?麻衣。」

坐在事務所角落辦公椅上的學姐從她正在閱讀的書中抬起頭來,看著我的臉。

笠井千秋,十八歲,就讀東京周邊女子高中的超能力少女;從前的拿手把戲是折彎湯匙,但現在處於低潮期,這陣子為了擺脫低潮而前來「Shibuya Psychic Research」進行,訓練——請別問「折彎湯匙有什麼用?」,對於人類而言,有些事物是在與自然訣別之前不能失去的。

「有什麼特別的新聞嗎?」

千秋學姐一面詢問,一面窺探報紙;我指著那個報導給她看。

「你看,就是這個。又是綠陵高中。」

綠陵高中,最近每隔不到一星期就會上報的學校。

「又來啦——這次是什麼事?」

「學生被黑狗咬傷,整個教室陷入恐慌狀態,」

「狗?」

「嗯,老師看不見,但是學生卻吵著說有狗:而且有些聲稱被咬的學生身上,真的有類似被狗咬到的傷口。」

「哦……原因呢?」

「說是集體歇斯底里。『該高中近來連續發生難以解釋的事件,可能是動搖的學生產生了輕微的歇斯底里,並擴散到其他學生身上』……」

「可是有人受傷了啊!這一點怎麼解釋?」

「沒有解釋。」

千秋學姐嘆了口氣,聳了聳肩。

「唉,不意外。」

綠陵高中在這一個月間,光是有上報的,就已經發生了四起事……(内容加载失败!)

【手機版頁面由於相容性問題暫不支持電腦端閱讀,請使用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