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死靈遊戲

1


當時,我們就在廣播室旁待命。火災發生的時間大致上是固定的,所以我們決定在外守候。當然,不光是廣播室,林、約翰、真砂子和綾子也守在更衣室外,一遇上緊急狀況,便會立刻滅火。

而發生火災的只有廣播室。

我、諾爾、和尚和安原同學透過熒幕目睹牆壁冒火;底端的牆壁突然整面噴火,火勢比傳聞中的更強,根本不是「小火」規模。火苗轉眼間竄上天花板,並延燒至周圍。

和尚和安原同學拿起事先備好的滅火器,衝進廣播室里。


「太漂亮了。」


和尚為我鼓掌,我則是大感困惑。

——居然應驗了,該怎麼辦?

這就是我的感想。以後大家都會期待我的直覺應驗;如果運氣好,或許會繼續應驗下去,但也有可能僅此一次。用這種不確定的東西左右大家,如果後來沒應驗,我可就無地自容了。

諾爾無視於暗自為難的我,面無表情地問道:

「其他看見妖火的地方是?」

「……印刷室……穿廊……」

我回想夢中看見晦暗妖火的房間,聲音變得越來越小。

這真的是件苦差事,「責任」二字整個往肩膀壓上來。如果我說錯,會造成大家的困擾;可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有沒有說錯。我該怎麼辦?

「——麻衣?」

諾爾催促沉默下來的我。

「……保健室里的……好像滿大的……」我戰戰兢兢地說道。「可是,搞不好這次只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其他的全都沒中……」

我輕聲說道,諾爾的態度極為冷淡。

「我對你的寄望也不大。」

……呿——不,這樣也好。要是他對我寄予厚望,反而麻煩……說歸說,我依然感受到一絲落寞。唉!人性真是複雜。

說到複雜,趕來的真砂子和綾子看著我的表情也很複雜。向來莫名充滿自信的綾子姑且不論,真砂子的心情我很明白。

原來你一直背負著這麼沉重的責任啊!

如果我的直覺應驗了上百次,我應該也會產生些許自信,開始在人前以「靈能者」自居;但若是在這個關頭,直覺突然不靈驗了,而且還被綾子這類人搶了功勞,我一定大受打擊。

即使現在真砂子要挖苦我一、兩百句,我也得忍下來。嗯。

正當我陷入思索之際,和尚輕輕地戳了戳我的腦袋。

「別想太多,保持平常心就好。你越是想做好,越容易搞砸。」

「……嗯。」

要我怎麼不去想?連我自己都感到心虛,忍不住撇開了視線。獨自佇立於廣播室中的攝影機映入眼帘。說來萬幸,火一下子就撲滅了,但是器材卻變得慘不忍睹。

「好可憐……」

我摸了摸攝影機。雖然蓋上了雨天用的防塵罩,但它卻被滅火劑弄得一片白。你也辛苦了。

「欸,諾爾,這台攝影機不要緊吧?」

諾爾聳……(内容加载失败!)

【手機版頁面由於相容性問題暫不支持電腦端閱讀,請使用手機閱讀。】